申傅sunbet|大学老师竟然跟踪108位居民倒尿壶?城市里人与人之间有多冷漠?

     时间:[ 2020-01-09 11:26:39 ]   浏览:[ 4794 ]次

申傅sunbet|大学老师竟然跟踪108位居民倒尿壶?城市里人与人之间有多冷漠?

申傅sunbet,你认识自己的邻居吗?

你知道隔壁这一家有几口人?

他们都做什么工作?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相隔两地,而是住在对门却从不打招呼。城市里的人是没有邻居的,小孩子独自出去玩是不被允许的,老人死在家中几个月都没有人发现......

从大杂院到高层小区

为什么邻里间的关系变得冷漠、疏远?

社会发展人们居住方式的改变,是注定脱不了干系的因素。远了不说,就从我们这代人说起吧。我们这代人大都是在院子里长大的,一个院子,几户人家。大家住在一起,热热闹闹的,邻居之间的关系也是亲切的很。

今天你借我一碟酱,明天我还你一个鸡蛋。开饭时间,一家只用做一个菜,通过换菜就可以享受一桌子的佳肴。“远亲不如近邻”这句俗语,就是大院一个真实的写照。

社会不断变革的进程中,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居住方式自然也有了日新月异的发展。城市人口集中,社会体制变化,八十年代以后中国有了商品房,再到今天高层住宅小区的建设,人际关系也在其中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改变。

围墙、护栏,将住宅区与街道隔离开来,每家每户都安装防盗门,小区门口还有身着制服的保安把守,个人空间私密性进一步提升的同时,空间内的人际关系也越来越冷漠。居住在同一个楼层的人相互间彬彬有礼,却少有私下交流。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象君我在上海租了三年房,但这期间我没有认识哪怕一位邻居。都市生活越来越喧嚣,但人的心好象也被钢筋水泥封住,邻里间鸡犬之声不相闻。

尿壶调研

关于居住环境与人际交流的问题,其实也一直有人在研究。比如,华南理工大学的何志森老师就做过一个特别有趣的尿壶调研。

为了弄明白老式居住空间里人跟人之间的互动为什么那么多?何志森老师在上海的老弄堂里跟踪调查了108个居民一个月的时间。

到底是什么让弄堂里人跟人之间关系这么紧密?大家可能很难想到,竟然是因为尿壶,一个个尿壶拉近了这片空间里的人际关系。

原来是因为弄堂里没有厕所,住户只能使用尿壶,每天几次下楼倒尿。人逼不得已要从室内转移到室外,每天走上三、四趟,人跟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偶遇、交流、八卦,提着尿壶就可以聊天。

摄影:陈亮

当然,大家可千万不要曲解了意思,这个研究可不是告诉我们以后做建筑不要设计厕所。而是提出一个设想,以后做设计的时候可不可以设计这样一个媒介,能够吸引人从里面到外面去。

设计“社区”

人们的房子越来越大,居住环境越来越优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越来越冷淡。这一切的根本原因自然是因为生活方式、居住环境的改变,但同时我们人居环境的设计也是脱不开关系的。

我们很多设计师也都在做这件事,用设计改变邻里关系,做“社区”这个概念。比如我们最熟悉的小区里面的社区活动中心、公共小公园、儿童活动区等。不能说没有用处,但从使用效果上来说价值似乎又不是特别大,当然也不能排除甲方、商业在其中的阻碍。

王澍的钱江时代

国内唯一的普利兹克奖建筑师——王澍所设计的钱江时代,也是对“社区”的一种探索。

位于杭州东南部钱塘江畔的钱江时代,是王澍设计的唯一一个高层住宅项目。王澍在建筑内给每栋每层设计了一个庭院,供各户一起使用,试图打破邻里间的隔膜,加强邻里互动。

至于效果到底怎么样?能不能打破现在邻里间互不来往的现状?象君没住过也不太清楚,想来应该还可以吧。而这一项目也在2008年获得德国全球高层建筑奖提名。

第四代住房概念

还记得去年炒的很火的第四代住房概念吗?

这个由清华大学的建筑设计研究院,用了5年时间设计出的,以郊区别墅、胡同街巷以及四合院这三种形式相结合的第四代住房概念,同样也是对于城市“社区”的考量。

它的想法是把我们传统居住模式与现代化高层小区结合到一起,把四合院搬到了小区楼层里,把每一个平层都做成了一条街巷。

在这样的公共的院落和街巷住着,大概会真的梦回大杂院吧。但比较可惜的是这只是个虚拟概念,还没有落地实现。

人与城市的关系是长久的话题

事实上,自从城市这一人类社会组织形式诞生以来,城市管理者和设计师就已经开始探寻如何在高密度城市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保留邻里关系了。

1929年美国人科拉伦斯.佩里创建了“邻里单元”(neighbourhood unit)理论。他认为邻里单位就是“一个组织家庭生活的社区的计划”,因此这个计划不仅要包括住房,包括它们的环境,而且还要有相应的公共设施。

同一时期,现代主义教父勒·柯布西耶也曾提出著名的“光辉城市”理念。他的想法是消除传统城市中的街区、街道、甚至院落,将所有建筑物的底层将全部架空,整个城市地面全部做成一整个公园人可以自由散步,交通则分布在楼宇之间。

但事实上柯布西耶所构建的人居环境对于其使用者“人”来说,却缺乏了最重要的人情味。我们今天的城市就是最好的例子,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我们的城市已经隐约具备“光辉城市”的雏形。

城市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长久性的话题,在一代代设计师的探索中除了理念之外也诞生了许多切实落地的项目,而史密森夫妇设计的罗宾伍德花园无疑是其中最知名的一个。

1951年,史密森夫妇提出了“空中街道”的概念,将街道引入到住宅楼里,创造一个乌托邦式的居住环境,强调居民的“归属感”与和睦的邻里关系。这与我们今天的“社区”诉求高度统一。

▲史密森夫妇“空中街道”概念图

1972年,史密森夫妇就把“空中街道”的概念运用到了罗宾伍德花园的设计里。罗宾伍德花园分为东、西两栋大楼,混凝土浇筑的外观充斥着浓郁的野兽派风格。重点是楼内每三层便有一条宽敞的“街道”,为居民交流活动、儿童玩耍提供空间。

虽然最终这栋建筑由于后期维护的缺乏,以及居住人口构成的变化,在2016年已经被拆除,但是“空中街道”这个设计概念在城市人居环境的设计上,给予了后来的设计师非常大的启发。

我们讲到现在依旧没有一个最直接根本的解决问题的方案,我们常见的一些做法总觉得未尽全功,而象君最近了解到的一个事情似乎能为之提供一些思路。

同济大学景观设计老师刘悦来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他把小区公园改造成了一个菜园子。最终项目是非常的受欢迎,刘老师也因此开创了自己的品牌——四叶草堂。

这个项目为什么有优势?我们可以具体地考量一下。就像我们前面提到何志森老师的尿壶调查得出的那个结论,大家不愿意出来交流,无非是没有一个可以吸引到人们的媒介。

而刘老师的这个做法就很是聪明了,我们分析一个小区住户的构成,有很多我们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如果你搞运动器械老年人可能不太感兴趣,可是一听说种菜园子肯定没有哪个老人坐的住的。刘老师这样一个项目一搞可以说一下子吸引住了两批人老年人和小朋友,老年人喜欢这种生活,而充满好奇心的小朋友们也会被吸引住。

当然,这样的做法对年轻人来说简直不是特别大,但它确实很直接的解决了一部分人的问题,而且也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思路。老年人能被菜园子吸引,那么年轻人是不是也会被其他的“社区”吸引?我们做规划的时候是不是还可以根据不同小区的人群结构,而做出不同的设计?

尿壶、菜园子、新的住房概念... 设计一直在做尝试,关于解决城市与人际关系的问题大家觉得怎样一个方式才是更好的?

- end -

欢迎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每天早上6:30不见不散



上一篇:两券商抢推低佣金打法曝光 一券商推出不久为何取消?
下一篇:学者:中国经济放缓中的老龄化因素有这些

© Copyright 2018-2019 1oro1.com 金蟾捕鱼电脑版下载 .All Right Reserved